一匡天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来追问 > 正文内容

躁动_故事

来源:一匡天下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刚上完课,金梅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房间看QQ里有没有新的信息跳出来,看到QQ头像处不停的闪动,金梅凭感觉就知道是那个网名叫“荒漠寻情”的网友发过来的,打开信息,里面全是让人耳红心跳的话,金梅看着这些话觉得脸有点发烧,但心里如同六月天吃冰激凌,凉爽了个透,一段时间以来的躁动愈发明显,她感觉到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。

  金梅出身于省府郊区一农民家庭,父母都是善良老实人,金梅自小就生活在父母严格而不缺爱的家教环境中,尽管也要干一些农活,但也享受到了不少乐趣,父母一共生了六个小孩,可全是女孩,别人戏称她们家“六朵金花”,可金梅能从父母不经意流露出的表情上看到了父母内心深处的遗憾,为这个,金梅自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,只有靠自己才能改变命运,只有自己和姐姐妹妹们“有出息”才能缓解父母心头没生儿子的遗憾,金梅很懂事,学习也很刻苦,经常在班上和学校名列前茅,她也成为父母和老师的骄傲,经常在领奖台走下时迎接同学们艳慕的眼光,高考时发挥一般没考上理想的大学,想复读又怕连累家庭,只得去读了个师范学院,大学四年金梅基本都是在半工半读的状态下度过的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她积极参加学校的勤工助学活动,也到校外做家教、搞促销等,大学四年金梅就这样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过来了。大学毕业了,尽管成绩优秀,各方面也不错,但由于缺乏过硬的“背景”,金梅只能眼睁睁看着平时那些避自己差的同学一个个进了好单位,自己回到家乡教书,成了一名农村初中英语教师,开始的时候,金梅还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,可几番折腾后她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白费……

  上大学时,金梅结识了现在的老公。那时候金梅在老乡的一家餐馆兼职打工,现在的老公去那家餐馆吃饭,一来二去就认识了,金梅在和他聊天的时候知道他是湖南人,毕业于某名牌政法大学,在省府南宁一家法院工作,现在出差来自己上大学的这座城市办案。一听说是法院的法官,金梅不由得佩服起来,加强了对他的好感,令金梅受宠若惊的是,他也对自己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,经常主动找她聊天,请他吃饭,还邀请她去他住的酒店玩,买礼物送给他,同学们都知道金梅有了个在法院工作的男朋友,金梅自己也颇为得意,在一次去他住的酒店玩的过程中,喝了点酒的他借着酒劲硬要和她发生关系,晕了头的金梅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了他。

  大学毕业前,金梅想着通过他的关系找份好的工作,不料竟发生了意外,因为挪用公款买房,他被单位开除,得知他被单位开除没了工作,金梅觉得天塌吉林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了下来,自己和他的感情自然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,那段时间,金梅矛盾极了,一方面自己和他发展了那么久,不舍得轻易放弃,况且他对自己还不错,另一方面,她也不想伤父母的心,毕竟父母培养自己也不容易。在亲情与爱情的斗争面前,金梅觉得自己如惊涛骇浪中一叶小舟,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。不久金梅发现自己怀孕了,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……

  金梅发现,做一个女人真的好难,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。怀了孕的金梅就稀里糊涂的跟他去登记了,完全没精力去想下一步的生活了,没了工作的老公很消沉,脾气也变得暴躁,金梅一边要工作,一边要照顾腹中的小孩,根本没心思去管老公的变化了,本来可以分一套房的也因为老公被开除工作没了下文,只得挤在一间不足30平米租来的房子里,父母那边因为自己的“不听话”而和她很少有来往,金梅觉得生活艰辛极了。

  儿子在她工作快一年的时候出生了,儿子的出生给她带来了安慰,也给生活带来了转机,老公在消沉一段时间后做起了保险,凭着勤奋肯吃苦和聪明,老公的事业有了很大的起色,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。金梅也就心安理得地做起了家庭主妇,除了上班,就是带好儿子和照顾好老公,以前的那些“上进”想法也没了,她觉得生活就是这样了。不久儿子的病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,金梅有次带儿子去医院看病的时候检查出了儿子患有心脏病,这让她如同遭了一闷棍好久没喘过气来,得知儿子患有心脏病,老公对她和儿子很冷漠,在儿子住院期间不理不睬,连饭也不送,更别提其他方面的关心了,这让金梅伤透了心。虽然自己后来和父母的关系有一定程度的缓和,但和老公以前单位的同事愈发紧张,老公以前单位的同事在看自己的笑话,这点金梅是心知肚明的,她这样想着,心情格外苦闷,内心也如猫抓一般躁动不安,有时候真有着想死的感觉,可一看到病床上病恹恹的儿子,想死的念头又没有了,在极度郁闷的时刻,昔日大学同学浩来省城并打来了电话给自己,金梅弄不懂浩是怎么搞到自己的号码的,大学毕业后自己没和他联系过,不过听到浩惊喜的声音金梅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的生活,那时候的校园生活是多么单纯快乐,一群20来岁的年轻男孩、女孩狂放而自在地演绎着生活的精彩,浩是外语系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孩,相貌清秀而多才多艺,是女生占多的外语系的一块“宝”,不过浩比较清高,对身边叽叽喳喳、花枝招展的女孩不怎么搭理,倒是对不怎么说话的金梅情有独钟,不过那时候金梅已身边已有了现在的老公。虽遭到拒绝,但浩还是一如既往地对金梅好,这让金梅总觉得欠了他什么,在大学毕业晚会上金梅想说出自己的歉意,但一直没说出来。现在浩来找她,约她在某某宾馆见面,长久郁闷的武汉哪里能治好癫痫病金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她叫了妹过来帮看儿子后就出发前去见浩,见到浩的时候,浩一把抱住了她,一边用力吻她,一边说自己如何如何想她,金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浩弄上床的,迷糊的她就任由浩发泄,竟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。

  浩告诉她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做了一名农村中学老师,由于家庭条件不好,终身大事还没解决,找了个小学代课教师,父母身体不好,家里还有哥哥和妹妹,都在家务农,经济条件都不怎么好……浩絮絮叨叨地和他说着,神情平淡而落寞,很难想象这个是以前那个清高而志向远大的青年,金梅看着这个曾经熟悉的人竟然陌生起来,当浩再次先个她亲热的时候她坚决推开了他,然后推门夺路而出了,后来浩接连联系了她几次,她都拒绝了

  幸亏儿子的心脏病是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痊愈了,看到儿子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机与活力,金梅心里五味杂陈,老公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好,已经做到了主任级了,年收入也达到了六位数,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较以前宽裕了很多,可金梅对老公没有了感觉,虽然想努力寻找过去,可一想到在儿子患病期间老公的冷漠,她就怎么也没了欲望,就这样金梅周一到周五在学校上班,周末回家,农村中学的环境比较差,学生由于缺少教养,比较难管,金梅也就对工作失去了热情,上完课金梅就觉得无聊,工作本来就不多,加上不怎么想做事,空余时间里就觉得异常无聊,不久她学会了上网,没事的时候就泡在网上,无聊的她不久就发现了上网的乐趣,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可以随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可以得到在现实世界里得不到的东西,金梅就这样迷恋上了上网,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人在虚拟的世界里随意“逛”的感觉真爽,而且金梅也喜欢上了QQ聊天,她觉得QQ聊天比与人面对面的聊天更刺激过瘾,可以说平时不好说的话,可以肆意地发泄心中的愤懑与委屈。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,金梅惊奇地发现网络上什么样的人都有,深夜上网的人大都是比较空虚寂寞的人,来上网聊天的男人大都比较好色,有些一上来说不了一两句就直奔主题——一夜情,对于这样赤裸裸的“邀请”,金梅并不是很反感,但她还是觉得害怕,不敢迈出那一步,所以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的“邀请”,她都是一笑了之。

  直到遇上方金梅才觉得什么是真正的男人,方在网上说话很文明,从不涉及色情方面的东西,而且方很善解人意,既是个好的倾诉者,也是个好的聆听者,和方聊天谈心真是享受,一段时间下来,金梅觉得自己离不开方了,一天不见方上线就觉得缺少了什么。家里她也很少顾及了,儿子上幼儿园了她也没去看过几次,老公的事情她更少过问,家对于她来说就象旅馆,除了周末在那住一两天外,其它时间她哪个医院癫痫专科好大都呆在学校,她的头脑里已经没有了多少家的概念了,方不仅和她聊天谈心,还会说些甜言蜜语哄她开心,让她得到了在老公那里得不到的满足,随着聊天的深入,她知道方是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,以前也是老师,后来辞职做过记者,企业白领,现在考上了公务员,她还知道方还是单身一人,而且方还表达了对自己的好感,说对她的感觉特好,每次金梅问他到底喜欢自己什么时,方总是说自己是相信感觉的,问他为什么老是说相信感觉,方就说自己是学中文的,学中文的人特别注重感觉。聊了一段时间,方提出见面,金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她就盼着这一天早点到来,那天她特意打扮了一番,请了假算好了时间就早早到约好的地方等,她内心还是比较紧张,虽然以前去见过大学同学浩,但毕竟和浩认识,现在要面对一个只在网上聊过天的陌生人,她竭力控制自己的呼吸,让自己不至于太慌张,与原来想象见面的夸张情景大不一样,金梅见到方的第一眼就觉得似曾在哪里见过,有种亲近感,完全没有陌生人的戒备和拘束感,两人很自然地聊天、散步、吃饭……不知什么时候,两人的手就拉到了一起,接下来两人就心照不宣地去开房,到了房间就是疯狂的抚摸、亲吻……这次金梅真正感受到了网恋的刺激,偷情的快乐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金梅陷入了和方疯狂的热恋中,她通过电话、网络等和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一天没有方的消息就会失落,她不仅渴盼着方的来信,更多时候她会主动联系方,只要有时间,她就会和方出去约会,每次约会都是意犹未尽,每次分别时都是依依不舍,就这样金梅生活在这种亢奋与激情中,不过每次约会后她都会冷静下来,做好保密工作,删掉和方联系的一切记录,不留下蛛丝马迹,周末回到家也尽量装出和平时一样,只是有时候在无法满足儿子的要求时会有点愧疚,对于老公,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  和方的关系维持了将近半年的时间,后来方告诉她自己要调去另外一个城市,就这样方离开了她,虽然相互之间还保持着联系,彼此去对方所在的城市看望了对方几次,但一段时间下来,两人都觉得没有了当初的激情,从当初的渴望到现在的敷衍,断断续续的联系维系着。

  没有了方的日子,金梅也想过做个贤妻良母,对老公好点,多关心下小孩,但以看到老公那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又没了信心,特别是老公现在地位高了,收入多了,不仅大男子主义冒头,还不时对她进行讥讽。失意的金梅找不到寄托,又回到了网络里打发空虚的时光,不知道为什么,她越来越看不起那些在网上一开口就是性的男人,遇到这种男人毫不犹豫地拉入黑名单,金梅还想在茫茫网络里找到一个蓝颜知己,可等待她的却是骚扰和赤裸裸的挑逗,有时候极度无癫痫手术多少天能恢复正常呢聊的时候她也想堕落,也想与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一起堕落,可最终下不了决心,她觉得自己不至于如此沦落,于是她在网上日复一日的泡着,打发着无聊的时光。

  直到有一天,方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她的耳边,她才不得不感叹时光老人的巧妙安排,方的声音里没有了感情,却多了礼貌和客套,让金梅觉得恍如隔世。方说自己在那个城市发展的不如意,在那个城市结婚成家,生了小孩……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天,方忽然话锋一转,压低声音问她愿不愿意认识个“能人”,他说这个“能人”是个不大不小的官,神通广大,认识了绝对有好处……不等金梅回答,就抢先告诉了“能人”的联系方式,然后无声息的挂断了电话。

  无聊寂寞的金梅还是没能抵挡住方电话里的诱惑,她按照方提供的联系方式和“能人”联系上了,电话里的“能人”说话磁性十足,极能侃,什么都说得头头是道,而且很会说话,让金梅听得很舒服,几次接触后,金梅决定接受“能人”邀请见面的要求,见到了“能人”,金梅不免失望,“能人”矮矮胖胖的,秃了顶,金梅不由得想起了学校的老校长,不过“能人”手上硕大的戒指和颈上黄灿灿的项链还是震住了她,晕头转向的她稀里糊涂的就和“能人”上了床,完事后“能人”下床去卫生间,“能人”肥硕而松垮的肌肉随着走路一颤一颤的,望着“能人”的背部,金梅不禁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不过“能人”从卫生间出来后把一叠厚厚的钞票塞在她手里,并说有什么事情尽可以说,他会帮忙解决的,金梅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动,“能人”还从包里拿出一叠名片,说自己是某某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珠宝协会成员等一大串头衔,望着眼前这个肥胖而不失温情的男人,金梅竟对他生出了好意。“能人”的活动很多,时间也不固定,对于金梅他是想起的时候就联系,有时候一段时间也没消息,可金梅并不在意,他体谅“能人”,甘愿陪“能人”玩,她在和“能人”交往中释放着平时太多的憋屈和无聊。

  金梅有次在陪“能人”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方的短信,方说自己当初介绍“能人”给她是因为有求于“能人”,现在发现“能人”是个吹嘘的家伙,到处骗吃骗喝的,自己因为轻信“能人”现在陷入了骗局中,希望金梅断绝和“能人”的关系,不要再上当受骗了,自己这次告诉金梅没别的意思,是念及以前的旧情,不想让她受伤害……金梅看着方发过来的短信,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她知道方不会害自己,方的为人她是知道的,况且方也没有害她的理由,不过她还是感觉愤怒,觉得成了方的工具。一路想着,金梅梳理着烦乱的思绪,竟然觉得自己不再那么躁动了,她想早点回家,家里有老公、儿子等她……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aknxo.com  一匡天下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